世界第一的佐助君

佐助&鷹隊是最好的不接受反駁
厭惡699+開始的一切,但是可以討論
zy重度過敏,但是可以討論

佐獨黨&鷹隊中心
(不接受關於鷹隊成員的任何批評!)
''以仇恨为指路灯却经常被爱撞飞出航线''
''仇恨中会生出更黑暗的仇恨,也会生出光明的希翼''

同人鳴佐&佐鳴黨

不萌但是支持鳴櫻佐香

【火影完结】一些碎碎念

箱底的烂梨:

15年,终于完结了


虽然火影不是我的本命动漫,不过确实是因为火影我才掉二次元坑的。

说实在的就结局而言,这种拉郎配的看的我很心塞啊,一开始是真的接受不了啊。

不过好吧,结局就是结局,我也认了,慢慢的就看开了。


关于佐助,关于鹰小队



只是心疼香磷,心疼水月和重吾。

结局出来后,我又去看了一遍鹰队自成立到最后陪着佐助站在了战场上,还是忍不住哭了。这三人一开始跟着佐助都是目的不纯的,但是这一路走来产生的感情并不假啊,不然水月怎么会为了你们独自挡下八尾,为什么重吾会为了救你的命不惜把自己变成小孩子,为什么香磷被你捅刀还是一样不离不弃……但是最后你还是选择了回木叶,拥抱你的旧七班。

说真的,我并不恨佐助。他有他的选择,只是觉得为什么能这么狠心呢,难道他们就不是陪你经历了生死的伙伴吗?不过也罢,就这样吧,既然不是同伴本就没有再为你卖命的理由,你愿意困在木叶,那就让他们继续像鹰在自由广阔的天空中翱翔吧。


关于佐香



一开始我还觉得这对是真能成的,不过结局一出,不止佐助,连我自己都被打脸啪啪啪响,简直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。

说真的,我不想拿春野樱和香磷比。

就香磷而言,我一开始是真的以为这女孩只是个喜欢佐助颜的花痴,但就算这样我还是挺喜欢她的,大概是因为她是傲娇,我又是个傲娇控(?),就是觉得挺可爱的吧。她无条件支持佐助,不吵也不闹哪怕是再黑暗的道路她也愿意一直陪他走下去,只要佐助需要她就愿意付出,到后来佐助想用千鸟杀了她,因为她成了绊脚石……然后这女孩就告诉了我们她愿意一直追随佐助的原因,仅仅是年少时的相救和那个温暖的微笑。

到最后只因为佐助的一句【对不起】便原谅了他,在最后的战争中你不怕痛也不怕死,永远是第一个赶到受伤的佐助身边。

就是这样一个痴情又勇敢的女孩,AB并没有给你一个结局,不对,连个交代都没有谈何结局呢?我不知道最后佐助是怎么拒绝你的,你又是以什么心情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子的……你会恨佐助吗?我想不会吧,因为你是香磷啊,那个一心只盼着望着佐助幸福的人。只是连我都替你不甘心了啊……你说女子的信念能贯穿岩石,但是却怎么都抵达不了他的心啊。

难道宇智波佐助你不觉得自己欠香磷一句谢谢么?谢谢她对你无条件的付出,谢谢她对你无条件的信任,谢谢她对你那份真诚的爱……谢谢她到最后也还是尊重你的选择,不吵不闹微笑着祝福你……

最后我只想说,香磷放手吧,你值得拥有更好的。


关于我的本命,那个聪明的男人

粗略数了一下,喜欢上奈良鹿丸11年了。

注意到你是因为你那经典的理想,喜欢上你是因为在你带队追回宇智波佐助时说的一句话【我和佐助并不熟,我也不是很喜欢他。但佐助和我们一样都是木叶村的忍者,是我们的同伴,所以我们拼命也得把他救回来,这就是木叶忍者的做法。即使我这么怕麻烦,也不能不干吧。把你们的性命先放在我这里】

大概就是这段话吧,我觉得我就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。

喜欢你总是一脸怕麻烦的样子,喜欢你悠闲自在看云的样子,喜欢你认真思考的样子,喜欢嘴上说麻烦却比谁都认真做好每件事的你,喜欢处处为井野着想的你,喜欢你,喜欢你的一切。

对于你我有太多想要说的话了,只是到了嘴边却又什么都说不出……当初的痴迷与疯狂,过了十一年早就已经沉淀下来了。

看再多的新番,喜欢上再多的人物,心底最深处的那个还是你。我不会总是把你挂在嘴边,但是却会在开心的时候想要告诉你,难过的时候想着你就在我身边在我心里……我也不是时时刻刻留意着你在漫画的一举一动,只是之后却会反反复复去翻你出现过的集数,记住你说过的每一句话。

如今火影已经完结,你的愿望实现了吗?好像都和你说的相违背诶,不过看着你很幸福我就满足了,于我而言你还是那个16岁的少年在我的心里永远伫立着,鼓励着我前行。再见了,鹿丸,不管是从前现在还是未来,我也还是一直一直很喜欢你!

Sleeping at Naruto's by MAYO

被自己的排版醉死了,怎麼能這麼難看(哭

24p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關於初吻那件小事 from 兵之書


到底有甚麼深仇大恨啊?他居然對我做這種事情

水印最新版






看過兩種對比後,我給你檔案時會增加白色文字版(畢竟漫畫色調普遍偏暗)

链接: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NIfrdUBdSPJxSD7SSc4p3A

提取码:dxt2 


建議不要使用貼上''圖片''的方式使用,會變成這樣

【火影全员】木叶根性忍传(212)

很有意思的一章

阿翡Phy:

水之国(六)

*鸣雏,佐香,鹰小队中心,cp乱炖预警……

*卷一~卷十的传送门 1 2

  

  当鸣人终于觉察不对——他的感知力足以覆盖整座雾隐村,但那是在仙人模式下——并和水影照美冥一道闻讯赶来时,看见的就只是倒卧在地的雏田,和满面鲜血、只剩独眼的青。

  “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雏田……!”金发青年张开双臂,将手脚皆废的女子搂在怀里,语无伦次,“我不会再随便离开了……!就算是拉面……雏田、雏田,你已经很坚强了,这样真的够了!我不能再……再看见你们死……以后,就让我保护你,反正我本来就是为了保护大家才出生的对不对?所以,所以……”

  望着青年那盛满痛苦焦急的蓝眼睛,雏田有些愕然。接着她忽然觉得,就像自己从一开始就知道,鸣人那克服了失败再站起来的勇气有多么强大,他也一直都是这样明白自己的——身为吊车尾却想要追赶那些天才们的痛苦,因为很孤独所以想珍惜身边每个人的痛苦,这世上唯有这个人才能了解得这么清楚。

   

  青的行为公然违背了水影的承诺,令雾隐大感面上无光。愤怒的照美冥直接下令,将青关入雾隐水牢。之后,水影不仅让最好的医忍为雏田疗伤,而且在她养伤期间,还派自己的护卫长十郎,与鸣人一起,日夜守护在雏田身边。

  其后的数次会议上,水影再三对长老团表示,要对青及其党羽严惩不贷。如此一来,村里原本质疑和平承诺和觊觎白眼的声音,终于渐渐地沉寂下去。

  在雏田养伤期间,鸣人、雏田和长十郎三人也成了很好的朋友。从长十郎口中,鸣人了解到很多照美冥推行的忍村制度改革,更听说了其中种种艰辛困苦。这种时候,雏田一般很少说话,却听得非常认真,尤其关注照美冥让血继忍者家族主动收普通人为徒的尝试;鸣人则将从雷影那里听来的、四代火影波风水门的“忍界改革方向”,还有自己的思考,统统说出来与长十郎交流。

  “说真的啊长十郎,等我们重建了木叶村,我就把你们家的水影大姐当作老师,像她一样,从根本上改变整个国家。说不定到时候,还得请你来当顾问哩!”聊到最后,鸣人总忍不住拍着长十郎的肩膀,又回头冲着雏田笑,“还有啊还有啊,答应过宁次的‘改变日向’——现在的我,对这件事越来越有信心了呢!告诉他,我可不是光会说大话的笨蛋啊!”

  “好的,鸣人君。”每到这时,雏田总是报以百合花似的笑容。

   

  一个月后,雏田的伤势基本痊愈。而几乎就在她伤愈出院的同时,宇智波佐助正带着鹰小队,暗中潜入水之国。

  他们避过巡守,找到雾隐村为再不斩和鬼灯满月等革命者建立的纪念碑,将水月取走的再不斩大刀,连同再不斩与白两人的骨灰一起,小心供奉于碑前。而水月本人是消散于通灵兽·梦貘之口,什么也没留下,所以佐助只得命香燐将他不多的一点私人物品整理封装,一块带了过来。

  做完这一切,黑发青年取出水月那张写有“革命”二字的愿望纸,看了又看,最后还是小心折好,重新放回怀里。接着他拔出草薙剑,手腕轻挥,将“鬼灯水月”几字刻在碑上,就跟在他哥哥满月的名字后面。

  香燐肩膀一颤,忽然低头捂脸抽泣不止。

  佐助有些诧异地瞥她一眼,心想女人真的很奇怪,平日里跟水月最不对付、天天吵闹的是她,结果水月死后,想起水月就要掉眼泪的也是她。不像自己——他和水月相识的时间实在太短,又一直忙于复仇,几乎从不参与他们三人的玩笑闲聊,到了现在,就算想以朋友的身份为水月好好默哀一次,也觉得有那么点不够资格。

  很久以前,卡卡西曾说,总是想着复仇将来一定会后悔,而他坚持认为自己不会。可是现在,当他甚至回忆不起水月除了“革命”以外的喜好和愿望,他终于意识到,自己究竟为复仇付出了多少代价。

  就像眼下,他也不知道该对哭个不停的香燐说些什么,只好僵硬地伸出手,摸了摸少女那颗番茄似的脑袋。

  小重吾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,似是提醒他时间不多,雾隐的巡守随时可能到这里来。于是他用力摇摇头,通灵出七把“忍刀”中的另外一把——干柿鬼鲛的大刀“鲛肌”。

   

  半个月前,鹰小队在搭乘风魔海忍的走私船时,意外遭遇前来抓捕他的干柿鬼鲛,双方于海上发生激战。尽管鬼鲛占据地利,但佐助手握能燃尽整片海水的“天照”,又有新加入的日向花火相助,反将“无尾的尾兽”一举生擒。之后,佐助本想让花火点了鬼鲛的穴道,慢慢逼问斑的计划,没想到鬼鲛反应更快,直接通灵出鲨鱼群,将他自己的身体拖入海中,撕了个粉碎。

  那天,佐助久久望着血红的海水,心想宇智波斑何德何能,竟值得部下用生命去守护他的秘密。

  “我们也会为你这样做啊!”香燐似乎看出他的心事,拍着胸脯说道。

  “我不需要。”

  香燐噗嗤笑了:“你啊,不知道一个被村子抛弃的忍者是怎么回事吧?干柿鬼鲛这个人啊……还是雾隐忍者的时候,就在‘追忍’部队里,专干把任务失败和可能泄密的同伴统统灭口的事,结果他的上司,也就是上任‘鲛肌’之主西瓜山河豚鬼,却把情报出卖给了敌国。于是鬼鲛暗杀了他,抢走了‘鲛肌’,本以为要从此变成叛忍了,结果反被四代水影赏识,提拔成了新任的‘忍刀七人众’。当然啦,那个‘四代水影’……”

  “……其实是宇智波斑的傀儡。”佐助皱眉,“所以呢,他就对‘晓’的首领感恩戴德?因为斑没有把杀害同伴的他赶出村子,反而让他进入了‘晓’的核心?”

  香燐:“所以说啦,佐助你不知道一个真正的流亡忍者过的是什么日子,才会不明白鬼鲛为什么对斑那么忠诚。没有可以效力的目标,没有能够提供支援的据点,也没有可以依靠和信任的人,除了自己的生死,没有任何人任何事与你有关……”

  “从我离开木叶……不,从我们一族灭亡的时候开始,我就是这样了……!”

  “不是的。”香燐说,“你甚至没法想象第七班那三人死掉的样子。当你不得不离开他们时,你马上组建了一支属于自己的小队——就是我们‘鹰’。佐助你从来不是一个找不到归属的人,相反,你还能够成为别人的归属。你跟我们,跟鬼鲛那种人,都不一样。”

  “……没意思。”日向花火一直在旁听着,这时忽然走开。她不理解香燐以及鬼鲛那种对“归属”和“同伴”的极度渴求,她也不需要,作为本该继任日向宗家却亲手将之抛弃了的人,她生来便归属于某个群体,却又对此深深厌弃。

  小重吾则完全赞同香燐的评价:“是啊佐助,我在龙地洞的家人早就没有了,而你就像我的家人一样。所以我和香燐,我们也会为你那样做的。”

  佐助闭上眼睛,回忆着刚才激斗时,所窥见的鬼鲛的一角内心——他确信在某个瞬间,看见了自己哥哥鼬的影子。这个鲨鱼一样的男人,所了解的哥哥,那个背负着“弑亲者”罪名的男人,是什么样子的呢?曾经,他以为哥哥像花火一样,天赋异禀却厌恶人群,将追寻孤高而渺远的“道”当作是唯一重要的“器量”——而他后来发现,那不过是哥哥的伪装,和自己的误解。那么当了卧底还被鬼鲛所监视的哥哥,难道反而给了那个鲨鱼男最渴望的归属感吗……?

  他不知道啊。在用写轮眼侵入鬼鲛精神时,他似乎听见哥哥的声音在说,“我们是人,不是鱼,所以不会随便对同伴下手”,但不知道是不是单纯的幻觉。他对他的哥哥了解太少,以至于不敢肯定,哥哥究竟是个真正孤独的天才,还是和鬼鲛一样,是会渴望家人、同伴和归属感的普通人。

  但他知道,自己还有机会选择,选择让自己成为哪一种人。

  

  

PS:

这一章又把鸣人和佐助的感情线放在一起写了,emmmm……真巧啊。

写这一章的时候,又去重看了漫画98话《拥有至高荣耀的失败者》。当年看的时候,还有这次回顾的时候,都感觉……岸本在自己一塌糊涂的bg感情描写里面,把为数不多非常成功、又是带有决定意义的关键情节留给了雏田,这真是……唉……虽然离最终结局隔了有整整600话,但我不得不相信,最后的感情线结局,直男岸本应该是从一开始就想好了吧。

【鸣佐】论少年漫女主在少年漫中的正确存活方式

壯哉我大井櫻!

井櫻萬歲!

黑羽忆:

全篇井樱二人对话流,靠唠嗑八卦撑起全文系列。

大概是是大战结束后不久。

佐助和鸣人在村里设定。

小樱刚从外面回村,长久未接触八卦。樱哥大概是腐女。

哇我到底在写啥东西?



“井野,我感觉我可能会疯了的。”

春野樱有些绝望的趴在桌子上,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,平时有些刺刺的头发边缘此时也变得有些软趴趴的。井野瞟了一眼小樱后,继续擦拭起花瓶,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:“刚从外面回来就这样啊?怎么了,是遇到什么问题了吗。”“差不多吧。”春野樱叹了口气,“我啊,最近看了佐井画的一个漫画。”

“漫画?”井野停止了手上的工作,有些惊讶的看向小樱,“他的画风好像不太适合画漫画吧?”“谁说的?那也仅限于他战斗的时候吧?”春野樱挠了挠头发,碧绿的双眸中闪过一丝不悦,“他最近画的那个漫画好像叫《火之意志》来着,都连载在一个漫画杂志上了。叫……貌似叫少年什么酱……”

“少年酱普?”井野有些迟疑的询问道。

“对对对,就是那个少年酱普。”

“……没搞错吧……”井野满脸都写着震惊两个字,“那个可是超有名的漫画杂志啊,他居然发表到那种地方去了……”“是啊,他的画风可是很多的,我也很佩服呢。”春野樱说道这里有些羡慕的抬起头,转眼间又猛地开始摇头起来,“不对不对,重点不是这个啦!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那个作品,你知道是以谁为原型来画的吗?”

“以谁为原型……”井野仔细思考了一会儿,突然有些阴森森的笑了起来,“男主角……不会是你吧?”

“……你想找打哦?”

“哎呀~现在木叶谁不知道你春野樱的男友力啊?”井野摊了摊手,“要我说,可有一堆堆的妹子都是你的粉丝呢。网上还有‘樱哥后援团’这种组织的存在,很多妹子都想要嫁给你呢。”

“恕我直言,我对这种人气爆棚并不感兴趣。”春野樱满脸冷漠的回答道。

“但是这是事实,不是吗。”

“事实你妹啊!井野猪你信不信老娘现在就让你脑袋开花?”

“看看看,本性暴露无遗啊!”井野嘲讽的笑了笑,“嘛,先说一下原型是谁吧。”

“……是漩涡鸣人。”

“漩涡鸣人啊……”井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“很符合佐井的作风呢。那家伙就是个鸣吹啊。而且五大国都有漩涡鸣人的粉丝,以他为原型来画是很正常的啊。难不成你真的希望你来当男主?”“滚。”春野樱一把推开井野的脑袋,“重点是啊,他在第三话就把那个……那个给写出来了!”

“那个是哪个?”

“就是那个啦,那个!”春野樱脸突然红了起来,“就是那个啊,鸣人那时候站在桌子上,和佐助,那个……”

“……卧槽。”井野整个人都怔住了。说起当年那次事件,可以说是给当时所有的在场女生都留下了一辈子心理阴影的事情啊。

佐助男神的初吻,就给了那么一个漩涡鸣人,这绝对是山中井野最不想承认的事情。虽然现在鸣人也整天腻歪在佐助身边,但是这种事情还画出来……可想而知小樱的内心有多么恐惧了。想到这里,井野有些安慰似的拍了拍春野樱的背。

“你拍我干嘛。”

“只是很同情你,看到那种事情的重置版你一定很——”

“瞎说什么啊,没有看过就不要瞎逼逼好吗?”春野樱一把甩开井野的手,说道,“佐井的画风场面可是超级还原的!在妄下结论之前请先看看原作好吗?”

“不,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重点就是他超级还原还画的超级好,懂?”春野樱一把捂住了井野的嘴,“他的取材几乎都是百分百还原,所有里面发生的事情我也几乎记得一清二楚。但是!我看他的漫画,就莫名奇妙有一种,很奇妙的感觉……”

“热血沸腾的感觉?很正常吧,酱普的漫画多是少年热血漫画啊。”

“不不不不不。”春野樱忙忙摇头,有些郑重的说道,“我啊,看完了他的漫画以后,你知道我有一种什么感觉吗?”

“什么感觉……”

“我感觉……我是个垃圾。”

“你是带土吗?”井野的目光突然变得嫌弃了起来,“什么垃圾不垃圾的,我听说过以前带土给你传输过查克拉,但是你……”“不是啦!我是说,那个主角,那个女主角,以我为原型的那个角色。”春野樱有些慌张的喊道,“我感觉她像个傻子。”

“是啊,你小时候就是个傻子。”井野赞许的点了点头。

“咔嚓。”小樱拳头所在的桌面猛的凹下了一个洞,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,“你再说一遍,好吗?”

“……”井野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,“不了不了,我……没钱搞装修……”

“明白就好。”春野樱笑的更加灿烂了,硬是生生的把桌子又砸回了原形。

“所以……说呢?”井野心有余悸的看着有些许裂痕了的桌子,“小樱,你想表达什么?”

“我啊,一定是bl什么的看多了。”春野樱拍了拍脑袋,“我感觉啊……鸣人和佐助的台词简直看不下去啊……但是好像又没有什么毛病……”

“哦。腐眼看人基?”

“不是,是真的很奇怪……”春野樱想了想,这般解释说,“就像是那种……呃,举个例子吧。”

“嗯,说。”

“思念自己的人之所在就是自己的归宿,可是,事实真的如此吗?”春野樱靠着回忆缓缓吐词道,“只要我一直想着他,那家伙就会回来吧?但是,如果他真的失去了归宿的话,我一定要成为他的归宿。”

“……”井野一脸茫然的看向春野樱。

“这句话,他以前是在我面前说过的。”春野樱努了努嘴,“我当时也沉浸在悲伤里面啦……但是这句话,现在听起来……感觉怪怪的。”“啊,说实话我也感觉怪。”井野啐了一口,“gay里gay气。”

“……啥?”春野樱挑了挑眉,“你刚才说什么气?”

“我……我说啊……我说……我什么都没有说啊哈哈哈哈。”井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,试图掩饰刚才自己都说了什么。

“嘛,总而言之大概是就是‘当年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面,完全没有注意这些话语有什么问题’这种感觉。”春野樱挠了挠自己的脑袋,“还是说我这些年变了什么之类的……总之,我还产生了一个超级可怕的想法。”

“想法?”井野猛地一惊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。

“就是啊……”春野樱凑近了井野,小声在她耳边说道。

“我感觉,佐助拿了我的剧本。”

“……”井野眯起眼睛,“你到底是不是佐助的忠实粉丝?”

“是的啦!可是……我真的感觉……那个剧情……我的妈……我大概……是个男二啥的。”

“哦,那正好啊,你的小迷妹们可以安详升天啦。”

“你这什么话啊井野猪!我现在很烦恼唉!”

“呃……这样吧。”井野打了个响指,“毕竟是少年漫,你应该也看过不少吧。”

“当然啦……”

“那你是为了什么看的呢?”

“为了……为了……”春野樱唔唔吱吱的,根本憋不出话来。

“好啦好啦宽额头,我知道你自从网络发达了以后就被这些网络给毒茶了。所以仔细想想,你对少年漫画的女主是怎么看待的?”“这个……”春野樱怔了怔,“看情况吧。”

“对吧,你也知道现在外面都说我们木叶是什么村。基佬村对吧?所以自然的,佐井的漫画也需要这些商业化的因素,”井野安慰似的揉了揉春野樱的脑袋,“所以说小樱,说不定只是少年漫画的定律而已。”

“定……律?”春野樱抬起头来,有些迷茫的看着井野。

“是啊,只是少年漫画都是这样而已啦,烘托男一男二的感情,淡化女主存在或者给女主招黑这种现象又不是一天两天啦!”井野笑嘻嘻的说着,将一束大波斯菊塞在了春野樱的手里,“所以小樱你不需要在意这些事情哦!”

“但是井野……”

“好啦好啦!佐井那家伙只是夸大化了而已啦!毕竟少年漫的女主啊,多多少少都是要承受这些的!”井野推了春野樱一把,笑嘻嘻的说道,“小樱你不要在意这些事情,那才是少年漫女主的正确生存方式嘛!收下这束花吧~”“谢谢……”春野樱有些呆滞的看着花,突然间振奋了起来,“好的!就保持这个开朗的心情吧!实在不行就去狠狠的揍佐井一顿吧!”

“不,揍一顿什么的还是……”

井野话还没有说完,春野樱就已经从店里离开了。

“这家伙……”井野带有些许庆幸的叹了口气,将手上的花瓶放回了桌面上。

要是告诉她昨天同性恋婚法刚在木叶通过,鸣人佐助就跑去把证领了,估计她会当场猝死吧。

END

念语无心说:

长条一发完*

影分身的设定细想真是挺虐的,终结谷佐助也说过[这一招仅仅是你用来排解孤独的招式罢了]这样的话

这个两个人啊……对彼此看得太透彻了( ;´Д`;)